成功案例

刘伯承请小叶丹叔侄到红军宿营地大桥镇赴晚宴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18-12-14
刘伯承请小叶丹叔侄到红军宿营地大桥镇赴晚宴

伴随着历史的车轮,南瓜汤”、“车轮滚滚支前忙”的动人情景,已经和“小米加步枪打败敌人的飞机、“双脚赛过敌人的汽车轮子”一起,成为我军战争史上的一页页光荣记录。

蓝天之上,加油机穿云破雾;碧海深处,“油龙”飞架两舰之间;大江南北,三军“粮草官”携手演练诸兵种联合保障

这是记者年前在川藏线新都桥兵站大食堂里吃的一顿“碰饭”。本以为这等吃法有什么特殊原因,可过站的汽车兵们接受采访时却不以为然:“我们天天都是这么吃的呀!”

古往今来,吃饭都是军队第一位的保障任务。伴着改革开放、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节奏,部队伙食费标准已上调3次,全军官兵吃上了国家粮食供应标准中最高等级的大米、面粉和食用植物油;建制旅团生活服务中心配发了制式炊事机械设备,食堂基本实现了厨具制式化、就餐环境人性化;官兵饮食已初步实现“温饱型”向“营养型”的转变。

再看身上穿的。从建国初期土黄色的布料,经过先后8次改革更是今非昔比。由礼服、作训服和标志服饰4个系列构成的07式新军服,进一步缩小了我军军服装备水平与发达国家军队军服装备的差距。常年在大海深处远航训练的海军潜艇官兵,还领到了包括内裤、袜子、枕头等在内的新型系列被装。这批深受战士们喜欢的被装,内裤能抗菌,袜子能防臭,总共获得了10个科研成果奖项。

自2001年以来,全军部队积极推进军队物资采购改革,仅通过实行物资集中采购就累计节省经费达数十亿元。今年4月,“第21届国际医疗仪器设备展览会”在北京举行。我军医疗系统以该展会为平台,每年通过国际招标方式集中采购医疗设备,累计节约资金达12亿元,节资率超过24%。

2007年4月1日起,按照中央军委批准的实施方案,济南战区调整优化后的大联勤体制编制正式运行。3年改革试点和随后正式实行大联勤体制的实践,标志着我军联勤改革向三军后勤保障一体化目标迈出了新步伐。

驱车西南地区数千公里边防线、50余个建设点,记者目睹了一处处“营房部署基地化、规划建设集成化、设施配套一体化、营区环境生态化”的新式军营。去年,包括床、物品柜和学习桌椅等3大类9个品种的新型制式营具,又开始分期分批配发至全军部队。近年来,总部还提高了西藏、云南等省区驻海拔3000米以上高原部队特殊药品标准,为驻海拔3000米以上部队增配和更换了高原小型制氧机。

衣食住行紧系战斗力,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,使我军的基础更加坚强厚实。如今,在那些人迹罕至的雪域高原、深山老林和海洋孤岛,人们无不为崇山峻岭之上、大漠荒原之中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新式营房、军人生活的改善所惊讶、而感慨

神仙湾哨所。此前,神仙湾所在的部队面向社会公开招标,使喀喇昆仑一线边防哨所的生活物资保障全部实现社会化。

今年,为解决边远地区官兵就医难题,北京军区某分部主动牵头,与晋、蒙3省区56家地方医院签订了医疗社会保障协议,组成了“军地双拥医疗联合体”,官兵平时急诊,可就近到地方医院,所需费用由体系医院“买单”,从而大大方便了官兵就医。

一个个生动的事例,从侧面展示着我军的后勤保障社会化改革正在步入一个崭新的天地。放眼神州大地,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不断完善,国家的经济实力和社会保障能力空前提高,为加快军队后勤保障社会化改革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和条件。

2004年,军委批准“十五”期间投入49亿元,补助军队饮食和营房保障社会化改革。引社会经济发展之水,行部队后勤保障之舟。

2007年,经国务院中央军委军队后勤保障社会化工作领导小组批准,军队后勤保障社会化试点在江苏、陕西3省展开。与此同步,全军部队采取多种措施巩固生活保障社会化成果,积极拓展后勤保障社会化范围,为逐步建立军民结合、寓军于民的新型保障体系而深入探索。

如今全军在驻大中城市部队饮食保障社会化、营区实行供水供电供热等社会化管理、依托地方公交资源开通通勤班车、军队被装物资由地方企业提供等后勤保障领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。我军车辆维修、药材保障等改革逐步展开,实现由军队自我保障向军地联合保障转变;边远地区部队油料、医疗保障社会化范围进一步扩大。一个既适应中国特色军事变革需要,又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新型后勤保障体系已露雏形

今年,胡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,要按照党的十七大提出的要求,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,坚持军民融合式发展,推动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良性互动。为我军深化社会化保障改革进一步指明了方向。

人们一定还记得,我军将士那“一把炒面、一把雪”的战地伙食;一定也还记得,战火中的白求恩大夫在屋檐下做手术的感人情景。解放战争中,我们的后勤主要是靠手抬肩扛、人背马驮,没有什么先进的后勤装备,保障效率很低。如今不同了,我军的后勤保障手段,早已告别了人背肩扛的历史,几经更新换代,不断向科技密集型转变。

2005年初,总后勤部开始构建和发展第二代后勤装备。后勤装备体系趋于配套完善,实战性更加突出,机械化水平大幅跃升,信息化水平实现突破,装备体系建设取得新的跨越。

去年9月,南京军区某装甲炮兵营演练阵地。被称为“流动厨房”的“连用野战给养单元”正在为官兵们提供香喷喷的“六菜一汤”热饭菜。目前已基本配发到位的系列野战饮食装备和野战给养器材单元,包括野战主食加工车、自行式炊事车、食品保温车、食品冷藏车等新型饮食装备。此外,新型野战防疫车、野战淋浴车、野战洗衣车等新型野战后勤装备也成为训练场上的新亮点,使官兵们享受到及时、周到的服务。

2008年,全军远程医学系统已开通300多个双向远程医学站点和500多个单向远程教学站点,实施远程会诊5000余人次,有效缓解了边远艰苦地区部队看病难问题。如今,从祖国最北端的漠河到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西藏墨脱,从海拔5300多米的神仙湾哨卡到遥远的西沙群岛,基层官兵通过远程医学信息网,都能迅速、直接享受到医学专家的服务。

近年来,全军后勤着眼未来战争后勤保障需要,最大限度地缩小平时和战时后勤建设的差距,做到仗怎么打,后勤就怎么建。逐步纠正和破解我军后勤信息化建设存在的“烟囱林立”、平战“两张皮”、软硬件发展不同步、编制体制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。全军后勤自动化指挥网络已初步形成,基本覆盖了全军联勤分部以上单位的主要业务部门,在应对突发事件、部队防病、疫情通报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我军的野战卫生装备体系已基本形成;战场饮食正朝着系列化、热食化方向发展;野营装备已形成了宿营、供暖和卫浴五大系列;公路、水路和航空运输形成的国防交通大动脉,能迅速运用多种方式运输部队和物资

后勤不“后”,勇当“先锋”。“保障体制向一体化推进,保障方式向社会化拓展,保障手段向信息化迈进,后勤管理向科学化转变”,正成为全军后勤官兵奋斗的目标。

摘要 心胜则兴,心败则衰。敌对势力要搞乱一个社会、颠覆一个政权,往往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,先从搞乱人们的思想下手。

“宁可十年不将军,不可一日不拱卒。”假如用这句话来励志,颇能温润人心。但美国“第五纵队”的一位华人骨干,却把此语奉为实施“颜色革命”的圭臬,想来令人震惊。

“白蚁战术”历来是某些西方国家策动“颜色革命”、实施网上“文化冷战”和“政治转基因”工程的惯用伎俩。他们不是在网上放出一只又一只“猛虎”,而是在网上悄悄放进一只又一只“白蚁”,让对方的思想之堤在不知不觉间溃坝和失守,“照单全收”他们的价值观念,鬼迷心窍地成为他们的“吹鼓手”和“马前卒”。

心胜则兴,心败则衰。敌对势力要搞乱一个社会、颠覆一个政权,往往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,先从搞乱人们的思想下手。早在1945年,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

杜勒斯就曾在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上这样说道:“人的脑子,是会变的。只要把脑子弄乱,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,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。”这是关于“政治转基因”战略直白而又形象的描述。

苏联解体前夕,从公开出版物到日常交流,人们可以尽其所能地嘲讽本国的政治制度,嘲笑本国的辉煌历史,嘲弄本国的英雄人物,弥漫着一种非理性的情绪。

,促使人们背离明显的事实而接受谬误、有时甚至是荒唐透顶的结论。”所谓“病毒程序”,就是通过颠倒黑白、破坏记忆,让一个民族逐渐失去精神支柱、国家认同,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。

今天,中国的互联网舆论场绝不是一方清朗世界,而是鱼龙混杂、泥沙俱下。一位海外留学多年的青年感叹:“能在网络上大肆污蔑造谣自己国家、民族和执政党的,恐怕这世上中国算是个奇葩。”不是吗?歌手王芳在舞台上穿着军装唱爱国歌曲,就被网上恶毒地谩骂;周小平参加了一次文艺座谈会,就成了网上造谣围攻的对象;当举国为第一艘航母引以为豪时,有“大”反讥“搞航母不如养老母”;当社会崇尚英雄、学习先进时,有公知跳出来一个劲儿地丑化他们

在“奇葩”的背后,不乏有组织、有策划的行为,有的甚至与国外反动势力沆瀣一气,成为豢养的“职业打手”。

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。尽管没有刀光剑影,但较量早已开始,尽管没有攻城略地,但损害的是一个国家的凝聚力,摧毁的是一个民族的自豪感。

比如,他们挖空心思地毁灭国人的道德标杆,今天要拆穿西点军校学雷锋的谎言,明天要揭秘掏粪工人时传祥的经历;他们处心积虑地打击中国人的自信心,今天抨击“中国式马路”,明天丑化“中国大妈”;他们不怀好意地传播政治鸦片,今天鼓吹“美国为什么没有腐败”,明天炮制“某总统亲自打伞说明了啥”。诸如此类,俯拾皆是。

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在他们的挤兑下,一些“沉默的群体”不再沉默,一些“自干五”奋起反击,更多的网民也认识到“网络有险恶,转发需谨慎”。有媒体在网上调查:“你认为

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。今天的互联网已经成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战场。如果说,20世纪60年代之前,谁掌控了纸质媒体,谁就拥有话语权;20世纪90年代之前,谁掌控了电视媒体,谁就拥有更多话语权;那么,进入21世纪后,谁掌控了互联网资源,谁就拥有最大的话语权。

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妄图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。多年前,有西方政要就声称:“有了互联网,对付中国就有了办法”“社会主义国家投入西方怀抱,将从互联网开始”。

“上甘岭已危,十五军安在?”面对“西强我弱”的国际舆论格局,面对种种抹黑中国的网络乱象,面对那些“吃共产党的饭,砸共产党的锅”的不智之举,我们应多些忧患意识、危机意识和使命意识,坚守我们意识形态的主阵地,该亮剑时就要勇敢亮剑,该狙击时就要勇猛狙击。

“篱笆扎得紧,野狗钻不进”。明明敌对势力早已磨刀霍霍,明明自己的舆论阵地早已黑云压城,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,陷入“天下无贼”的自欺,切不可被人家牵着鼻子走。

收缩